古人说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时间的声音,应该就是波涛声吧!滚滚而去,不挥手,不道别 。一个劲的跑,直至天荒,直至地老,直至江水为竭。我们驾着一叶扁舟,漂泊于旖旎从风的江上,惊涛 骇浪,随波逐流,沿途的风景视而不见,远方的未知,灌满我们的憧憬。时间的声音如影随行,割不断, 也斩不乱,听着听着,我们就忽视了,听

佚名 桑拿洗浴

在唐山有人说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时间的声音,应该就是波涛声吧!滚滚而去,不挥手,不道别


。一个劲的跑,直至天荒,直至地老,直至江水为竭。我们驾着一叶扁舟,漂泊于旖旎从风的江上,惊涛


骇浪,随波逐流,沿途的风景视而不见,远方的未知,灌满我们的憧憬。时间的声音如影随行,割不断,


也斩不乱,听着听着,我们就忽视了,听着听着,就不见了。

  

古人说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时间的声音,应该就是波涛声吧!滚滚而去,不挥手,不道别  。一个劲的跑,直至天荒,直至地老,直至江水为竭。我们驾着一叶扁舟,漂泊于旖旎从风的江上,惊涛  骇浪,随波逐流,沿途的风景视而不见,远方的未知,灌满我们的憧憬。时间的声音如影随行,割不断,  也斩不乱,听着听着,我们就忽视了,听